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d88尊龙官网推选AG发财网
央行重磅出手!时隔半年再度动用这一工具,人民币应声走贬,汇率
发布时间:2021-12-22 16:37 来源:未知
html模版央行重磅出手!时隔半年再度动用这一工具,人民币应声走贬,汇率拐点来了?

人民币汇率疯涨之际,央行终于出手稳汇率了。

12月9日晚间,人民银行官方发布消息称,为加强金融机构外汇流动性管理,决定自2021年12月15日起,上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即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现行的7%提高到9%。

这是央行时隔仅半年再度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利来w66最老的,也是继11月18日官方提示汇率回调风险后,官方出实招抑制人民币汇率过快升值。央行公布消息后,市场也领会了央行的政策意图,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短线跌幅扩大逾300个基点。

自11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与美元指数之间的背离逐渐引起市场关注。并引发政策面的风险提示。11月18日,全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在第八次工作会议上少见地提出“偏离程度与纠偏力量成正比”,这被市场解读为暗含人民币升值已偏离中枢之意。然而,人民币汇率升势依旧,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12月9日16:30收盘报6.3457,续创三年多来新高。

尽管人民币汇率近期无碍美元指数走强,上演一波坚挺升值的独立行情,但人民币汇率回调贬值的风险也愈发值得警惕,尤其是在明年中美货币政策或趋向分化的窗口期,受访的分析人士认为,人民币汇率易贬难升,汇率拐点正在形成。

似曾相识的操作

这是央行时隔仅半年再度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且上调幅度与上一次一致。此番再度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的背景也与上一轮非常相似,彼时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也连续数月升值,再继续升值有可能使人民币币值脱离基本面。

半年前那一轮人民币汇率快速升值后央行“出手”的操作方法与近期官方的操作高度一致。彼时先是全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召开第七次工作会议,会上强调“人民币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贬值”。随后在5月31日,央行发布消息,自2021年6月15日起,上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即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现行的5%提高到7%。

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与防止市场形成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对冲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过快升值之间有何关系?两者之间乍一看没有直接联系,但实际上也有关联。

一资深外汇交易员曾对证券时报记者分析,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与稳定汇率预期之间虽然没有直接联系,但一种符合逻辑的解释是,由于近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变相降低企业外汇贷款的融资成本,使得一些有用汇需求的企业通过向银行申请外汇贷款而非购汇的方式满足自身需求。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可以锁定金融机构外币头寸,减少外币贷款的扩充压力,抑制银行对外汇贷款的投放,提高外汇贷款利率,进而倒逼企业更多通过购汇来满足用汇需求,从而达到对冲人民币升值预期、稳定汇率的目的。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抬高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相当于在外汇市场收紧了美元的流动性供给,从而可以减轻人民币兑美元的升值压力,有助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

多因素推动人民币汇率走强

近期支撑人民币汇率独立走强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有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11月以来,在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预期下,美元指数快速走高,但同期人民币走势保持稳定,甚至略有升值,这主要缘于以下几方面因素:一是在海外供应链产业链瓶颈不断深化背景下,中国出口订单持续增加,贸易顺差和外汇收入保持在高位,有力地支撑了人民币汇率。二是自去年以来,人民币的投资和避险属性就不断凸显,随着中国金融市场开放程度加大,外资不断增持人民币债券和股票资产,特别是海外新型变异毒株的出现,使得市场避险情绪升温,人民币受到更多青睐。三是海外通胀高企,而我国通胀保持在较低水平,从购买力平价角度看,也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人民币。

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还对记者表示,推动人民币汇率逆势走强有两方面因素值得关注,一是近期人民币兑美元的即期交易量显著放大,交易情绪助推汇率走强。二是由于贸易顺差走阔,同时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顺差同步走高,企业结汇意愿提升导致银行代客结汇需求走强。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人民币汇率强势升值的背后也有套利交易在支撑,这也是当前央行果断出手稳汇率的重要原因。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 MATT WELLER表示,由于中美利差维持高位,加之交易员看涨人民币情绪较强,最近套息交易(Carry Trade)也持续流行,例如做多人民币对欧元或其他一篮子货币,导致人民币难以走弱。套息交易是外汇市场交易的一种,指投资者以低息货币借入资金,用以买入高息货币或高息货币资产,从中赚取差价。

汇率拐点正形成

不少分析认为,近期人民币汇率的升值幅度已偏离均衡水平。正如官方所提示的,“偏离程度与纠偏力量成正比”,人民币汇率拐点正在形成。

“疫情后人民币汇率持续走强的行情可能正在接近尾声,明年人民币汇率易贬难升。”张瑜称。

温彬表示,短期来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持续快速升值,容易让市场形成单边升值预期,这对我国宏观经济和企业经营特别是中小型出口企业带来不利影响,降低我国的出口竞争力。

据张瑜解释,当前人民币汇率需要重点关注三方面的贬值风险:一是明年初新的5万美元境内居民便利化换汇额度刷新生成,从历史规律看,这会对人民币汇率造成一定的季节性贬值压力。二是美联储态度逐渐转“鹰”,货币政策收紧周期将开启,联邦基金期货已在定价2022年7月首次加息;同时,中美经济增速之差在收窄,明年中美实际GDP增速差或将收窄至1989年以来最小。在历史上三轮中美经济、货币背离期,人民币都趋向于贬值。三是资本流入对2022年人民币汇率的支撑也在走弱,随着美联储进入紧缩周期,中国等新兴市场经济体有资本外流、资产价格下跌的风险。

中金公司研报预计,伴随出口增速进一步放缓、国内货币政策边际宽松和美元周期性走强,预计人民币汇率在春节后到二季度或将承压。但人民币风险溢价仍将在低位震荡,叠加外资对国债的配置需求,人民币汇率或将小幅走弱,伴随下半年经济企稳回升,可能将在6.6附近窄幅震荡。

此外,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中国在跨境资本流动方面有何应对举措?王有鑫认为,在人民币汇率和跨境资本流动稳定波动背景下,无需采取额外的管理手段。但需要对异常波动和短期的市场超调保持关注,可视情况动态调整、更新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政策工具,确保市场稳定波动。

编辑:叶舒筠

yeshuy

版权声明

证券时报各平台所有原创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我社保留追究相关行为主体法律责任的权利。

END

相关的主题文章: